风吟本体

草木灰

关于如何让文章变得比较活

白云诗:

 


答应了一个姑娘帮她弄一点写作技巧方面的杂谈,答应了很久没动手干,各种各样的事情耽误了。现在粗糙地写一下。我的写作水平也就那样,你懂的,四段选手教你怎么打九段。


 


标题是驴你的,正好最近跟人谈起文章的氛围,总结了一下我个人的观点。确切来说,是“如何操控作品的情感氛围”。


我个人觉得一段文字会让读者产生何种感受,取决于三个方面,即意境、情感、实景。


实景指的是这段文字实际描写的是什么场面。


情感指的是主人公内心抱持的是何种情感。


意境指的是通过比喻、通感等各种形容塑造出的气氛环境是怎样一种状态。


这三个方面都可以用“正负”两个趋向去校正和微调。


在大多数情况下,三方一定有两方是一致的,剩下一方是与另外双方相矛盾的,在这个基础上通过冲突来产生微妙的美感。这个思路是基于蒙太奇手法的一种低级延伸。新感觉派作家非常喜欢用这个手法写东西。


上面的解说比较枯燥,我来举个栗子。来自川端的《伊豆的舞女》中描写舞女出浴的段落。


忽然从微暗的浴场尽头,有个裸体的女人跑出来,站在那里,做出要从脱衣场的突出部位跳到河岸下方的姿势,笔直地伸出了两臂,口里在喊着什么。她赤身裸体,连块毛巾也没有。这就是那舞女(实景)【我眺望着她雪白的身子,它象一棵小桐树似的,伸长了双腿】(意境)【我感到有一股清泉洗净了身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嗤嗤笑出声来】(情感)。她还是个孩子呢。是那么幼稚的孩子,当她发觉了我们,一阵高兴,就赤身裸体地跑到日光下来了,踮起脚尖,伸长了身子。我满心舒畅地笑个不停,头脑澄清得象刷洗过似的。微笑长时间挂在嘴边。


 


我把涉及三要素的内容用括号标注了。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色情的场景,已经开始发育的风尘少女在温泉中向着暗恋的男子赤身裸体地跑出来,一览无余。


任何要素都可以用正负两个因素去衡量,如果说“色情”这个倾向是“实景”里的“负”,那么现在川端希望在整个段落里表达一种正面的清洁意味,所以后面“情感”和“意境”两个要素他都用了正面的清洁笔调去调和,将意境延展为小桐树,将心情表露为愉快和澄清。


那么整个段落就完全不会受到舞女裸奔的影响,虽然是个色情的实景,但是展现出的却是无瑕的纯洁。但是因为有色情实景的存在,我们又能在这个段落里感受到初恋的悸动、本能的心跳,这些情感受正面影响,倾向于纯洁化的色彩。


同理的,我们也可以用这个方法,把一个本来没有什么的情景写得很特么色。我来写个段子:


往周防看着几步之遥的宗像,光鲜整齐,太过光鲜整齐,衣服的线条把骨和肉的构造勾勒得十分清晰,布料也很合适,宛如皮肤一样光洁又有力度。可以想见,领扣下是宛转流畅的锁骨,再向下是结实的腰,现在被束缚在笔挺的长风衣里。


周防的眼神流连在这被束缚的肉体上,有如无形的手抚摸等待被啃咬的丰满果实。


咦我怎么变黄了。


黄暴的感觉并不非要用真正的活塞运动去表现,哀伤的感情也不一定要哇哇哭才能体现,这个我相信大家都懂。


这也是我认为景色和心境描写所最容易使用的地方。景色本身不包含感情,但是景色是含有力度的。暴雨、强光、烈风,这些可以体现强烈的、刺激性的、外放的情感,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深切的感情也并不一定要用刺激性的景色去体现。比如宁静的春夜,无声的落雪,甚至于涌动的清风,都可以表达那种涓涓无尽的感情。拿我写过的东西举例子(羞耻),我在写《蛇之雨》的时候,想要去表达宗像和周防两个人非常哀伤的心情,这个心情基本约等于放声大哭,但是这两个人如果放声大哭就直接OOC了,怎么办,简单啊!让老天爷代为哭一下就可以了。


于是我让宗像和周防继续扑克脸,让天空下个大雨,替我表达一下很想哭的心情。你想怎么描述这个哭都可以,反正是天在哭。是不是非常简单。


这个手法相信你们在我的文里已经看烂了,为什么我老是喜欢在尊礼的部分写雨,因为我一写他们就想哭,但是又不能让他们俩自己哭,就只能委屈一下老天爷了。


【老天爷:……】


当然了你也不好总是一写尊礼就下雨,real尴尬,写其他比较深切的场面,人物心情比较内敛的时候,也可以劳驾一下其他景色要素。比如回响里宗像撩完就走心情很差,那么出来的时候寒冷的夜风就可以垫背一下,代为疼痛。


我没有感到伤心,只是春风太凌厉。


就是这个套路,你懂得。看个人怎么体会。


回到我们刚才所说的三元素。我个人在调和这三元素的时候,倾向于二正一负的方式。这个正负是相对的。打个比方说,如果我在其他两个元素上使用了负面力量,那么剩下一个元素就不要再继续负下去了,采用一个正面的色彩去调和。矛盾产生美,你三个元素完全统一了,得到的感受就是比较纸片的,除非你有非常高超的技巧去写一个非常强化性的场面,这个属于九段到排名阶层的写作技巧,我达不到,不敢多谈。


川端和三岛都非常喜欢用这种正负式的调和,他们在写作美的时候,往往掺杂一些死亡的、终结的、消逝的意向去调和,这种写作手法在《金阁寺》、《舞女》、《雪国》、《睡美人》里都非常非常典型。可以参看他们的作品。


 


修真视角看写作


我平时也非常喜欢看修真小说。典型的速食小说,我个人认为这东西连轻小说都算不上,更别谈跟文学挂钩,但是它非常爽,就像玩游戏。


许多姑娘对于卡文非常痛苦,我讲一点点宏观视角的东西。


关于剧情和文笔这两个方面,用修真来打比方,剧情就是你所修炼的功法,法术什么的,可以直接轰炸敌方(读者)进行攻击的。


文笔就是你的内功,文笔好的人,写无剧情的东西也一样非常叼,就像内功很高的人,随便释放什么低级法术都很可怕。


但是我们不能老是光修内功,你看那些开挂的主角,都有很多厉害的法术,剧情也是很要紧的。故事性的趣味对于一个文来讲非常重要,但无论如何,如果你的内功不够,法术再厉害,你也无法好好运用。高深的内力才能将功法释放得出神入化,好的文笔才能将剧情带动起来。光有千回百转的剧情而没有鲜活的文笔去承托,用武侠小说里的例子就是周芷若的九阴白骨爪,自我伤害,不划算。


有些人肯定要喷我,我特么也知道文笔很重要啊!关键是怎么把文笔练起来啊?


读书是肯定的这个我就不多说了。


我说一个最近在修真小说里看到的,非常有意思的一句话。


它说世间万物都有天道,我们的修行,除了内力和功法的磨练,还需要天道才能突破。当人的心境不足的时候,即便内功高深,功法牛逼,也很难继续突破。


我认为他说得非常有道理。写作也是这样。


在这个故事里,许多得道的大神,平时自己动手种菜做饭(囧),明明能飞却要走路,下雨也不用内功挡雨,依然像普通人一样撑着伞。


因为最普通的日常里含有无尽的天道,这些大神希望用回归生活的方式来感受天道,借此获得突破。


我想写作也是这样。


写不下去的时候就不要硬写,干点其他别的,可以读书补魔,也可以做些日常的事情,感受生活中的天道。令人喜爱的文章绝不仅仅是因为辞藻华丽,剧情跌宕起伏,它一定还包含一个强烈的要素,就是非常生动,能够唤起读者的共鸣。


这种共鸣就来源于对生活细致入微的体察。你不去看,就不会感受到,也不会体现在文字里。当对生活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然就会获得心境上的提升,你会感到天地元力向你源源不断地涌来,我们把它称之为,脑洞大开(什么鬼)



评论
热度(259)
  1. 草木灰白云诗 转载了此文字
  2. 酒满行白云诗 转载了此文字

© 草木灰 | Powered by LOFTER